金沙娱乐网址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文化艺术 > 区块链技术在很多场景还无法落地

区块链技术在很多场景还无法落地

发布时间:2018-04-28 | 作者:admin | 点击:
  去年,区块链概念火了,有人因此发了大财,也有人百万投资化为泡影。区块链,到底是泡沫还是革命?
 
  看好区块链前景的股权投资人将其比喻为早期的互联网,并称之为互联网二次革命,“互联网之前和之后的人类在未来再回过头来看,就会分区块链之前的人类和区块链之后的人类”。
 
  不过,依然有不少人对区块链持谨慎观望态度。数字货币价格的剧烈波动、大量区块链项目的昙花一现、应用前景的不明朗、监管的逐渐收紧等等,使得区块链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谜”。
 
  相较2017年投资区块链概念项目的火热现象,2018年相对回归理性。在近日召开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有创投人士认为,2017年是区块链的投机年,今年成为投资分水岭,进入价值投资年。事实真是如此吗?
 
  技术难落地仍旧是痛点
 
  从2008年比特币的白皮书和第一个创始计划开始,至今已有10年的时间。去年开始,区块链开始真正进入主流视野,但于大多数人而言依旧是“谜”一样的存在。
 
  投资界不少人谈起区块链,都将如今的区块链所处的阶段类比为互联网的早期阶段,并认为区块链是互联网的二次革命。两者是否具有可比性目前来看仍要画个问号,但是区块链已经成为投资界避不开的一个探索领域。
 
  “区块链的发展与互联网非常相近,只是区块链发生的震荡周期更短。”追梦者基金创始合伙人朱波就认为,现在是区块链投资和创业的好时期,因为如今的区块链就如同90年代末2000年初上网要拨号一样,“那个时候你要看互联网视频和互联网的多媒体是不可能的,就像在今天的公链上你想做一个大的生态应用是不可能的,因为整个的TPS也有很大的问题”。
 
  说起区块链的应用,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认为,目前在某些场景中,区块链的价值慢慢得到大家认可,比如第三方信息的存证,权属的登记,房产的交易和个人信息的使用,如果在区块链得到保护,可能个人的权益得到较好的张扬。
 
  “我们最早最明确的应用就是转帐。”NEO Global Capital创始合伙人朱威宇举例称,“如果操作顺利,没有任何误会的情况下,做一笔跨国转账也要好几天”,而数字货币在从中国转账到日本的跨国交易中,能在半小时内到账。
 
  但是,市场对此的质疑声也较多,除了发币,到底区块链能干什么?有观点指出,一个所谓的杀手级应用到今天都没有,和十年前的互联网相比遥不可及。
 
  即便是看好区块链前景的股权投资者们也深知这块的痛点,区块链技术在很多场景还无法落地。
 
  “目前区块链行业的应用也好,还是底层的基础架构也好,都还是非常原始。不管是在区块链本身的性能方面,还是在用户的友好度以及开发者的友好度方面,都还有很多值得解密的问题。”朱威宇表示。
 
  KIP韩投伙伴合伙人王平也认为,整个区块链的确是一个非常早期的一个时间点,基本上还只能在B2B领域应用,进入C端很难。
 
  “区块链不是全新的技术,是多种技术的组合,而在技术方面它有非常多的难题还没克服,比如说安全性和效率——在每秒交易频次提高的情况下一定会牺牲安全性。”郭宇航认为。
 
  除技术之外,永宣创投合伙人朱一凡认为,还有三个因素在阻碍区块链的发展,一是方向的选择,区块链需要明确其应用方向到底是行业的生态平台还是应用于商业的问题,“目前为止还没有一项区块链的技术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在场景的选择上,需要项目的场景接地气,满足真实的需求;另外需要进行共识协议的制订。
 
  当然,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也是区块链发展绕不开的问题。一方面,现在监管和区块链创业者之间在代币发行上很难达成共识;另一方面,面临一定挑战,行业乱像丛生。
 
  “混乱的原因不是事情不好,是因为监管的缺失。我非常希望政府出台政策,能够真正管好区块链,将区块链变成一个有序地发展。”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表示。
 
  2018年降温后如何投?
 
  “在这样一个阶段,不成熟的阶段,反而是投资者最高兴的阶段,因为一切东西都已经完美和完善了,我们还投什么。所以我们还是要找到相对来讲没有那么成熟的领域。”朱威宇道出投资的原因。
 
  朱波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泡沫不可怕,在整个新的时代开始时,会有大量的泥沙俱下,刚一开始90%的项目不靠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价值投资和创始人进来,使得行业良币驱劣币。
 
  除了怕错过外,去年投资区跨链的高回报率、盲投或许也是其中原因。“我们投了12家区块链企业,最熊的时候大概14倍,现在可能几十倍了,因为又涨上来了。”ChainFunder(千方基金)董事长张银海介绍称。
 
  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管理合伙人罗茁则分享了一个故事,2005年前后,有一个挑战微软霸权做系统的项目,之后被投了5000万没有发展起来,再后来被业内大佬买了,但也没发展起来,最后被贱卖了,但是因为去年区块链热,这个项目融到了5亿美元。
 
  “去年是区块链的投机年,大家不在意这个项目能否落下来。”朱波透露,今年再拿一个白皮书想募资的难度非常大了,很多投机的投资人和投资的创业者久而久之就离场了,但是“我看到更多的价值投资人入场,还有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入场,我觉得这是在2002年互联网泡沫来前和来后”。
 
  2018年到底是不是如业内所言的区块链价值投资年,目前还尚待观量。站在当前的位置,股权投资界大佬是如何看待2018年区块链投资逻辑,也是一大参考。
 
  “今年价格的泡沫是大家不会再见到的,反而是更好的时机,让大家把性能,开发者的环境、模块,用户使用的体验,合规以及帮助行业做自律的机制都慢慢培养起来,这是很有价值的事情。”朱威宇表示。
 
  朱一凡认为,2018年见真招了,行业回归理性,投资有两大选择,第一个是对于场景的选择,第二是对于共识机制的选择。
 
  张银海则表示,区块链投资有4个档次:第一个是技术有革命性创新,团队可靠;第二个是技术可靠、有突破,不够创新;第三个是技术可靠、没有创新;第四个是行业应用。
 
  此外,还有业内投资人士提醒,虽然现在区块链项目看似法无禁止即可做,但仍要注意法律方面的风险,创业者和投资人要对此做好准备,保持谨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